全部

第七章 两次转折——申凤梅喜获新生(一)

来源:亚虎老虎机晚报 作者: 2019-08-12
策划 王彦涛 李建成
作者 李亚东(接上期)当时的漯河,当然也不是一方太平之地。头顶上有国民党军队的飞机飞来飞去,不时地刺耳呼啸着从天空俯冲下来,向街上的人群扫射几梭子子弹。城市之中,土匪、特务乘机进行破坏,杀人、放火、抢劫的事儿接连发生,城中的人纷纷逃往乡下保命。时局的动荡,使先前较为繁华的漯河,变得一片萧条。市内原有的剧团已都不能演出,大梅带来的区区半个农村小戏班,当然也就更是演出不成。戏班不能演出,生活便陷入了困境。正在大梅他们走投无路之际,一天,一个叫孙连山的陌生青年突然找到大梅,说:“你是大梅吧?”大梅闻听先是一愣,因为她不认识这个青年人。她打量着他,见他身穿便装,模样非商非农,面目和善可亲,不像是个坏人。大梅一时间估不透他的身份,怕是坏人来找麻烦,还是机智地推托说:“这位先生,我不认识你。”孙连山则不容许大梅推托,立即接言肯定地说:“我认识你。过去我看过你演戏,你就是大梅。”大梅更加惊疑道:“这位先生,你有事儿吗?”孙连山回答说:“找戏班还能有别的啥事,就是买戏呗。我是西乡人,找你来买还愿戏,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到农村去演戏?”大梅见到孙连山态度热情,说话真诚,这才稍稍放下心来,她与身旁的李大勋递了个眼色,开口说:“我们就是从农村出来的土戏班子,有啥不愿意去的!只是现在农村戏也演不成了。”大梅话音刚落,孙连山立即接着说:“我当然要给你们介绍一个安稳的农村让你们去演戏。”李大勋在旁听见戏班会有戏演,心一激动便询问道:“如今哪里也不安稳,你到哪里去给我们找安稳地方?”孙连山则言之凿凿:“叶县,那里还有部队。”闻听孙连山讲说“部队”,李大勋不由心中一愣,因为他们先前吃够了国民党部队给他们带来的苦难,那些当兵的不仅看戏不给钱,还找女演员的麻烦,而且伤兵还动不动就摆功劳耍威风砸场子。孙连山看到了李大勋的情绪变化,他知道李大勋心中所想,便压低声音说:“我当然不会让你们去给国民党军队演戏,我说的是咱解放军部队。”出身穷苦受尽欺压的大梅与大勋,对解放军当然也早有了解,他们知道解放军是人民的子弟兵,共产党是人民的大救星。为此,他们一直都在期盼着共产党解放军早日来到他们家乡,打土豪分田地,拯救穷人走出苦海。闻听孙连山要他们前去为自己久盼的解放军演戏,大梅心中立即高兴起来,禁不住开口询问道:“我们想去,但不知道怎么个去法?”孙连山见到大梅同意下来,这才暴露自己的身份:“照实对你俩说吧,我孙连山就是解放军部队派来的人。我们部队驻在叶县,想请个剧团前去给战士们演戏。你们戏班的底子我探摸过了,演得不错,我向首长推荐,首长同意了,才派我来迎请你们前去的。”听到“迎请你们”四个字,大梅的心显然被深深地触动了。她从11岁进科班起,一直都是在为班主演戏,什么时候也没有被人用过“请”字。今天见到解放军对他们艺人这么尊重,她感动得哭了。孙连山则接着说:“我们之所以迎请你们前去,是因为你们也是一支了不起的队伍。你们从小辛苦学艺,唱戏教育人,解放军和老百姓都是敬重你们的!”听了孙连山此言,站在一旁的李大勋也被感动了。这个铁匠的儿子虽然生性刚强,但当饱受屈辱的他得到应有的尊重时,便也被感动得流下了热泪,他铿锵有力地说道:“我们跟你去,你说,咋走吧?”孙连山于是安排说:“为了免出岔子,你们先不要与戏班其他人说,一切听我安排就行了。”大梅与李大勋答应下来。随后,以客商身份出现的孙连山,则在市里雇了几辆牛车,又备了些干粮,次日一早便带着戏班出发了。牛车在孙连山的引领下出了漯河一路西行,大梅他们不说,大伙儿也不知道前往何处,反正他们知道大梅夫妇是将他们引向活路,绝对不会亏待他们的。转眼牛车行出半晌,过了两道关卡,一路不言的孙连山这才开口对大家说道:“现在我对大家说,咱们已经进入解放区,共产党和解放军欢迎你们的到来!”大伙儿闻听孙连山此言,一时间全都惊诧得瞪大了眼睛。随之他们不相信地把眼睛望向周边,看到这里果然与漯河周边的农村景象大不相同。路上的行人不再惊慌急行,田里的农夫在放心地劳作,乡村集市上人头攒动,完全是一幅稳定、祥和的景象。孙连山不等大家从惊诧中回转过来,便又打开他那风趣的话匣子,跟大伙儿讲说了一个又一个解放军“打老蒋”的故事。一直讲到中午经过一个较大村庄,该吃饭了,他才打住,末了说:“别看咱们现在坐的是老牛破车,等将来全国解放了,咱们还会坐上汽车、火车、飞机去演戏哩!”大家听到这里,全都兴奋得长时间鼓起掌来。孙连山也不怠慢,让大家在此稍等,他下车找人给大家派饭去了。孙连山去过一阵返了回来,即将大家三人一组、两人一帮,分别引到村中人家吃饭。吃完饭,大家又返回车上。孙连山见人员到齐,便给村人留下一张借条,引领大家上路而去。众人见之很是惊奇,询问孙连山:“是你认识他们,你的条子这么管用?”孙连山连忙解释说:“解放军是讲诚信的,在解放区到处都是一样,他们拿着借条可以到乡政府结账。”孙连山的话语虽然不多,却听得大家禁不住啧啧称奇。大伙儿坐在行进的牛车上,便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:“咱们一帮子唱戏的,还被解放军用车请去唱戏,真是解放了!”“咱们到了地方要一炮打响,好好慰问慰问咱们的亲人解放军!”牛车在坎坷不平的道路上不停地行进,整整走了一天,傍晚时分,方才来到刘邓大军第七团的驻地,叶县的水牛垛村。戏班一到解放军驻地,便受到了热烈欢迎,识字的演员还告诉大家,墙上的大字标语也写的是欢迎他们的话。大梅他们从未受过这样高的待遇,为此全都激动得流下了热泪。晚饭过后,大家都在住室休息,部队首长便看望他们来了。部队首长个个儿和蔼可亲,一一跟大家握手,嘘寒问暖。最后,一位首长握住大梅的手,深情地说:“大梅同志,感谢你把大伙儿带到了这里!我们七团全体指战员欢迎你们,我们今后都是同志,是一家人了!”闻听首长对大梅的热切话语,戏班人员又都被感动得流下了热泪。大梅心中激情澎湃,立即做出了抉择:我也要争取当一名解放军!同时,她相信自己的丈夫李大勋,也会与自己做出同样的抉择。大梅止住眼泪正要开口说出自己的心声,几位首长已是你一言我一语地说出了她的心愿。一个说:“你们不要走了,以后就留在部队吧!”又一个说:“部队就是你们的家,你们唱好戏,也是扛枪打敌人。”再一个说:“你们戏班,从今就叫胜利剧社。我们希望你们与我们一起战斗,胜利解放全中国!”部队首长一个个口中说出的滚烫话语,每一句都暖透了大伙儿的心。大家高兴万分,纷纷要求报名参加解放军,部队首长当即表示欢迎。大梅便率先报名,她取新生之意,把自己的名字写成了申凤梅,“大梅”依旧留作艺名,大梅还帮二梅取名申秀梅,由此向世人昭示她们姐妹获得了新生,走向了光明。随后,戏班便以“胜利剧社”之名,在水牛垛村及附近地方,为刘邓大军一纵队第七团的指战员们连续演出,受到了指战员们的广泛欢迎。在这期间,申凤梅所率胜利剧社演出成功的消息,传到了纵队总部,总部首长杨勇便要剧社前去演出。申凤梅受命率领剧社来到一纵队领导机关驻地连演几场,看得纵队首长十分满意。于是纵队首长决定,将胜利剧社划归一纵队,并给剧社取了个新的名称,叫“刘邓一纵队人民胜利剧团”。决定定下次日,纵队首长便为剧团举行了命名仪式。在命名仪式上,纵队首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,宣布了剧团领导班子组成人员:李振华任团长,申凤梅任副团长,王谨任指导员。随后便将一面写有“刘邓第一纵队人民胜利剧团”的团旗,授予了剧团。由此,申凤梅引领的一个漂泊不定的农村穷戏班子,终于亚虎国际娱乐平台了它的苦难生涯,加入了革命队伍的行列,踏上了作为文艺新军为人民唱戏的崭新征程。如愿参加了解放军,成为了解放军部队人民胜利剧团的光荣一员,解放区人人平等的安稳幸福生活,使得申凤梅他们真切地感受到天地真的是变了,她们的人生也真的是变了,变得连他们自己也不认识了,使他们骤然间就如同生活在了美好的梦境一般。也不知道一连多少个夜晚,他们都兴奋得彻夜难眠,而到白天,他们又都激情满怀,决定要在剧团里大干一番。于是在随后这段岁月里,他们按照部队首长的要求,根据部队指战员和解放区民众的需要,没日没夜地演戏。不仅如此,他们还抓紧演出之余的点滴时间,拼命排练新剧目。短短半年时间,他们就排练出新旧剧目十余个,有《游龟山》《打春桃》《战长沙》《三打祝家庄》《王贵与李香香》《送军粮》《送军鞋》《五张弓》《满江红》《九件衣》《李双喜借粮》等。新剧目的不断上演,更是受到了广大部队指战员和解放区民众的欢迎,这不仅丰富了大家的文化生活,而且极大地激发了战士们解放全中国的士气。剧团的工作成绩被纵队首长看在了眼里,为此首长对他们的工作给予了多次表扬。群众的欢迎和首长的表扬,使申凤梅他们心中获得了满满的成就感和由衷的自豪感,觉得唱戏是在为人民大众做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。这是他们过去唱戏从未有过的崭新的感觉。(未完待续)
[责任编辑:李鹤] 中华龙都网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亚虎老虎机24小时